孟繁聰:我是如何“打造”《魯班》的?

我愛郵票  發布時間:2019-08-29 00:07:25  閱讀:983  評論(0)條

中國郵政定于2019年8月24日發行特種郵票《魯班》一套。隨著發行日期臨近,我聯系上了該套郵票的設計者——著名青年畫家、平面設計家孟繁聰,向他了解《魯班》郵票的設計思路和理念。打開支付寶首頁搜“579768255”領現金紅包,每天都能領哦!

《魯班》特種郵票

傳說雖多,易表現卻不宜入畫

《魯班》特種郵票,全套2枚、小型張1枚。郵票內容為“孜孜學藝”,表現青年魯班刻苦學藝的情形;“砥志研思”,表現壯年魯班發明石磨盤的場景;小型張圖案為“魯班像”,由孟繁聰采用傳統工筆重彩手法設計。

魯班生活在距今2400多年前的春秋末期到戰國初期,姓姬,公輸氏,名班,人稱公輸盤、公輸般、班輸,尊稱公輸子,又稱魯盤或者魯般,慣稱“魯班”。他出身于世代工匠的家庭,從小就跟隨家人參加過許多土木建筑工程勞動,逐漸掌握了生產勞動的技能,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由于發明創造較多,被譽為土木建筑鼻祖、木匠鼻祖、戲班的祖師等。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千百年來,傳頌的有關魯班發明和創造的事跡,融匯了中國古代勞動人民發明創造的故事。魯班其人其名,實際上早已成為古代勞動人民勤勞智慧的化身與象征。

2019年年初,孟繁聰接到中國郵政集團公司郵票印制局設計《魯班》郵票的邀請。他說,設計這套郵票,首先面臨的就是資料缺乏的問題。古往今來,關于魯班的有據可考的史料非常少,因年代遙遠,對魯班的記述多在傳說的范疇內。

從年代上講,孟繁聰之前設計的2003-17《古代名將——岳飛》和2018-19《近代民族英雄》兩套郵票,所涉及的6個人物沒有這么早,即使是中國古代杰出圣賢人物特種郵票發行以來,魯班也是這些人中最年長的,“輩份”均在關公、諸葛亮、包公、玄奘、張騫、屈原之前。

那么,在郵票上為這個“百工圣祖”造像,依據來源有哪些?孟繁聰說,沒有真正可供參考且又可靠的資料。他說,編輯提供了一些資料,他也收集了凡是能夠找得到的資料,仔細閱讀和研究之后,都不滿意,與按照他的理解來塑造心目中的魯班還有很大的距離。

孟繁聰介紹,現有的一些史料也不好入畫。比如,傳說鋸子是魯班所發明的,而依考古學家發現,居住在中國地區的人類早在新石器時代就會加工和使用帶齒的石鐮和蚌鐮,這些是鋸子的雛形。魯班出生前數百年的周朝,已有人使用銅鋸,“鋸”字也早已出現。這樣的話,從發明鋸子的角度來表現魯班顯然不靠譜。

還有一些與魯班有關的傳說故事流傳甚廣,盡管比較適合于畫面來表現,但魯班在其中卻是屬于負面形象、被動的角色。比如,有名的“止楚攻宋”傳說,說的是魯班曾做云梯助楚國攻宋國,墨子前來阻攔出兵,在楚王宮中以衣帶為城,以竹片為器,與魯班相斗,魯班的攻城器械都用盡了,墨子的守城辦法還有余,最終魯班心服口服,而楚王也放棄攻宋。魯班與墨子用衣帶模擬的情節比較有畫面感,然而在這里,墨子是正面形象,而魯班是反面形象,這個也不宜采用到郵票畫面上去。

《魯班》特種郵票

再有,魯班曾發明可以連飛三天而不落地的木鵲,應該是很了不起的創造。墨子對此卻不以為然,說:“這木鵲還不如一個普通工匠頃刻間削出來的一個車轄,車轄一裝在車軸上,車子就可以負重五十石東西,而你的鵲有何實際作用呢?木匠做的東西,有利于人的稱為巧,無利于人的只能叫作拙。”魯班聽完墨子這番富有哲理的話,深為汗顏。孟繁聰說,這個故事用畫面來表現,也應當是不錯的,但卻是有助于墨子形象的提升,而不利于魯班形象的塑造。

突出魯班智慧型工匠的特質

2019年3月5日,孟繁聰與郵票責任編輯李可心等專門去了魯班故里山東省滕州市采風,到界河鎮參觀魯班紀念館,考察魯班文化,收集創作素材,增加了一些感性認識。

孟繁聰覺得,長久以來人們對魯班其實是有誤解的,一說出來、一畫起來,總以為他是手工業者身份,樸實憨厚,袒胸露膀的,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那種五大三粗的勞動人民形象。

通過對手頭所掌握資料的研讀,對魯班發明器械的琢磨,再經過去魯班故里實地考察,孟繁聰認為,單純說魯班是手工業者,不一定符合這個人物的身份。比如,魯班姓姬,而“姬”,是周文王、周武王才有的姓,也就是貴族的姓氏,從這一點上看,魯班屬于貴族上層階級,至少也是沒落的貴族。墨子也是宋國貴族目夷的后代,其與魯班交往過從甚密,至少在身份、層面上兩人是比較接近的。

再從魯班發明的一些物件看,孟繁聰發現,其與普通的手工業者的創造還是有明顯區別的。他的發明創造不是簡單的勞作,而是融入了自己的思考。他能夠發明戰爭用的云梯,為楚國水軍發明“鉤”和“拒”等兵械,絕非常人所能及。如果把他看作是一個生活在下層的手工業者,僅僅是為了養家糊口而進行發明創造,實際上貶低了魯班這個人物。孟繁聰說,魯班能夠設計出可以連飛三天而不落地的木鵲,也表明他是一個不同于普通勞動者的工匠,否則哪來的閑情逸致搗鼓、擺弄這些帶有消遣性的玩意呢?

還有一個極端是,把魯班塑造成文人形象,留有大胡子,有種仙風道骨的氣質,和墨子等文人墨客的形象差不多,將魯班神話了。孟繁聰覺得,這樣也不符合魯班這個人物的特點,不可取。

孟繁聰說,在具體的郵票設計過程中,他主要把握了兩個原則,一是魯班是大工匠,不是從事簡單勞作的小手藝人;二是魯班不是文人,不同于舞文弄墨者。

體現在畫面上,孟繁聰著力描繪魯班工匠與智者結合的形象。不光是動手,還勤于動腦,應該說是抓到了人物的核心特質。他說,不想把魯班畫成那種體格健壯的純勞動者形象。而這也是最難畫的。

小型張上的魯班像,畫的是晚年魯班手里拿著一個墨斗的全身造型像。身材干練而挺拔,頭發用簡單的頭巾包扎,面龐比較清瘦,濃眉銳眼,目光深邃,嘴唇和下巴上胡須密匝,額頭畫得比較高,而且皺紋似刀刻,以體現人物的睿智和聰慧氣質,同時不乏滄桑閱歷感。由于魯班沒有任何官職,服飾則以短衣襟為主。在環境的點綴上,背景左上方是一片虬勁的松枝,右下方是一束茂盛的綠葉及草叢,上下映襯烘托,寓喻魯班的發明創造萬古長青,造福千秋。

孟繁聰融入自己的思考和感受畫出的《魯班》郵票圖稿,得到了專家的認同,甚至想法上也大體一致。他說,他設計第一稿草圖時,魯班文人的特點多了點,專家指出說太偏重于文了,要他再向工匠這邊靠一靠。

《魯班》郵票版式二上的邊飾圖案,也出自孟繁聰之手。像魯班故里界河那里修的兩道堤,是有源考的遺跡。他根據采風時現場拍攝的照片,將魯班堤畫到了版式二的邊紙上,再添加了些許波紋。

為了保持古代圣賢人物題材特種郵票的整體感,孟繁聰還有意識地披覽了已經發行的《關公》《諸葛亮》《包公》《玄奘》《張騫》和《屈原》等郵票,從畫面、規格到版式、票幅等都作了研究、比較,以做到心中有數,在風格上大體協調一致。(摘編自集郵博覽總第384期《工匠·智者 ——孟繁聰談《魯班》特種郵票的設計》 作者:危春勇)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的相關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暫無評論!

關注公眾號有驚喜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查询